与蝎共舞

【赤黄】私が望む未来

红叶恋歌:

看题目就知道,我赤司病又犯了。不是俺也不是僕,是私。OOC严重。


 


 


“要走了吗?”少女对少年微笑,夕阳下的瞳孔是那样的沉静。


少年跨上了即将前行的列车,列车渐渐地启动,少年突然猛地打开车窗探出头,迎上一阵疾驰的风。看不到站台,更看不到少女。


“我想,假使亿万年后,宇宙中的尘埃再次组成了我们,然后,我们相遇了,我还是会爱上你吧。”


再见了,过去的小赤司。


 


“辛苦了,真是一场美妙的表演。”经纪人向黄濑走过去。“不过,黄濑君,你擅自更改了台词。”擅自更改了台词,却得到了导演的认可。至少在那一刻,修次君与黄濑凉太是共存的。


这是一个关于说谎少年与完美少女的故事。树里在某天不告而别,修次没有勇气去找她,甚至不敢在心中质问树里的离开。他只是在站台等待,树里突然回来了,日子又恢复了从前。直到某天,修次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与妄想中的树里生活在一起。少年最终下定决心告别妄想树里,去寻找真正的树里。不管结果怎样,少年启程了。


“或许,我只是想请修次君替我说出自己的心意。”黄濑用纸巾擦拭眼睛,眼中的光芒一点点沉淀为深沉的色调。“对于我,这是最美好的谢幕演出。”


“你不会后悔?”一路看着黄濑成长的幸子深知黄濑倔强的根性,她仍然问了一句。


“已经过了随心所欲的年纪,却想要做随心所欲的事情,这就是我的任性吧。”黄濑起身,郑重地向幸子深鞠躬,感谢这些年的关照。


“你还很年轻,急流勇退也并非是坏事。只是,人生不能总是任性。”幸子一直把黄濑当做弟弟,对于黄濑的选择,她有些不舍,更多是惋惜。


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得相当紧密。电影的宣传,首映式,还有复出一年的黄濑凉太再度隐退。见证了那样的精湛的表演,黄濑凉太的隐退也成为了票房的话题。


隐退记者会召开后,黄濑低调离开现场。与六年前不同,身上不再是沉重与压抑。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与此同时,赤司征十郎在律师面前签下字。目光坚定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男人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看不出愤怒,仿佛隐约有一丝痛楚。


赤司征十郎放弃赤司家族的所有财产继承权。


原本是要挟的筹码,现在反倒成为解开枷锁的利器。


在场的亲族们或是叹息或是窃笑。似乎试图在征十郎的眼中找到一丝失落。显然,失望的是他们,征十郎俨然像赌注获胜的赢家,眉宇间浮现出游刃有余的笑容。


赤司征十郎依旧是统领赤司财阀的总帅,只是他创造的财富不会属于他。这就是他付出的代价。


战斗远远没有结束,只是他不再是一个人。


 


“欢迎回家。”黄濑对赤司张开双臂。两人交换了亲吻。接着,赤司松开领带,靠在沙发上。黄濑在他臂弯里选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埋进去。


电视里正放着黄濑凉太的隐退新闻,赤司看着电视里的黄濑,又看了看身边的黄濑。真实的温度是那样令人安心。仿佛确认一般,赤司的手指略带力度地抚摸黄濑的脊背。黄濑贴着赤司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


如果人生仅有百年,就请让这百年之恋燃烧尽我的余生。


赤司没有过去的记忆,黄濑却愿意与这样的他重新开始。


“凉太,今后想做什么?”赤司贴近黄濑的耳朵轻声问,并且自然而然落下一个吻。


“我想再去读书。”黄濑抬起脸,看着赤司的眼睛。


“凉太确实有绘画天赋,想去继续深造吗?”赤司伸手去抚摸黄濑的脸颊,黄濑冲他眨了眨眼睛,握住赤司的手指,然后,扣紧手指。


“我想去学金融。”


“哦?”赤司并没有表情出意外,大概是在空白的时间里已经对名为黄濑凉太的人所带来的意外习以为常。手指交缠之际,手指与手掌传递着一种契合感,犹如看不见的命运的红线,寻不到痕迹,却清晰如同心跳。


“其实啊,我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金融。”黄濑的声音很小,他很快意识到不该触及什么,赤司也不等他解释或岔开话题,骤然握紧他的手指,又放开,再掰开来,亲吻每一根手指。


似乎有些嫉妒过去的自己,凉太一直在为他默默努力。又情不自禁高兴,凉太愿意与现在的自己并肩前行。


“将来我去当你的秘书怎么样?”黄濑充满期待地问,眼睛闪亮闪亮的。


“首先要经过面试。”赤司故意逗他,一本正脸答道。


“我一定会以优秀的成绩通过选拔。总帅大人。”自信一如舞台中央耀眼的黄濑凉太。


“是,是。凉太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孩子。”赤司笑着说。


黄濑瞪大了眼睛,眼角又自然弯出一个会心的笑容,他最后放弃了语言,抬起手臂紧紧地环抱住赤司。


“没关系的,你是想说他说过同样的话吧。”


赤司曾经嫉妒着过去的自己,心中仿佛有一把炭火在炽烈地燃烧,现在这把火因为黄濑呼吸的起伏变得安定,依旧燃烧着,因为爱开始闪烁光芒。赤司闭上眼睛。


“呐,小赤司,想去看一场电影吗?”黄濑蹭了蹭赤司肩膀。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赤司睁开眼睛,抽出双手,捧起黄濑的脸。“我想去见你的家人。”


“小赤司,我的家人与我们……”


赤司将一根手指抵在黄濑的唇间,轻轻压下去,指腹摩挲着柔软的唇瓣。


“我不是去求得你的家人的原谅。我只是想向他们陈述我们将永远在一起这个事实。”


赤司看着黄濑,等待着他的回答。黄濑垂下眼帘。赤司离开沙发,朝阳台走去。身体对温暖流失而下降的温度异常敏感。他需要给凉太一点时间,为了今后能更紧密地连结。


“小赤司,明天有空吗?”


黄濑的回应却没让他等多久。


这一夜,两人各怀心事。睡得并不安稳。


 


赤司在正式场合的仪态一向无可挑剔,但是临到出门前,赤司还在镜子前反复审视仪容。黄濑忍不住笑出声。他扯了扯了赤司严肃的扑克脸,将赤司推出门。


“今天是个好天气。”黄濑向赤司伸出手。赤司只是看着他。


“不可以牵手吗?”黄濑小心翼翼地问。


“不行。”赤司陷入了对待难题的思考模式。


“小气鬼。”黄濑这么说着,却无视了赤司的许可,直接去拉赤司的手。赤司反拉住黄濑,黄濑的身体一下沉,脸颊感受到唇的热度。


“凉太真可爱。”赤司摆出一副“多谢款待”的表情。


到底是多久没有踏进那个家门呢?黄濑不敢去细数日子。尽管脸上显得轻松,内心始终会忐忑不安。


“凉太”赤司这么呼唤他,每一个音节缓慢地渗入黄濑的心底,泛起一股勇气。


黄濑的父母等候在门口。两人没有放开手,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


“爸爸妈妈,这位是赤司征十郎。你们见过的,以前来过我们家的小赤司。”黄濑顿了顿,“我回来是想告诉你们,我今后想与这个人生活在一起。”既然预想了最坏的结果,黄濑开门见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黄濑的父母没有做声。


“您好,我是赤司征十郎。”赤司优雅地走向前,突然他双膝跪下,俯首在地。“非常抱歉,我擅自夺走了您儿子的人生,可是我已经决定一生都不会放开凉太的手。”


“小赤司!”黄濑惊愕地叫起来。


那个高傲的赤司征十郎,在任何阻碍面前绝不低头的赤司征十郎,竟这样恳求他的父母。”


“赤司君,请抬起你的头。“黄濑母亲开口了,“凉太自小就是坚强独立的孩子,我们不会左右他的选择。只是你,曾经抛弃了他一回。”话语中没有责任的成分,只是一个慈母对儿子的疼惜。


”不管如何,我只想和这个人在一起。“黄濑挡在赤司面前。


“我给凉太带来伤痛是很难弥补的,我不奢求原谅。今天,只是想请凉太的家人见证我对凉太的誓言,赤司征十郎不再会与黄濑凉太分开,哪怕到生命的尽头。”


 


两人回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刚关上门,赤司就将黄濑扑倒在玄关。“好紧张,没想到人生会遇到这样紧张的时刻。”


“原来赤司大人也会变得如此紧张啊。”承受着身上的重量,黄濑不忘调笑。赤司的脑袋埋在他的肚脐位置,说话的时候感觉痒酥酥的。或许,黄濑也因为过度紧张,放松后一种奇异的疲劳感贯穿了四肢百骸。黄濑伸手去摸赤司的头发。


“凉太,你想知道真相吗?”赤司忽然问。


“不想。”黄濑回答得毫不含糊。“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麻烦。”


与其让这个人露出负罪的表情,不如昂首向前。


“凉太,施加在赤司征十郎身上的魔法已经消失了,我可是除了你一无所有了哦。”赤司隔着衬衣舔了舔黄濑的肚子。


“那就把你余生给我吧。拿走赤司征十郎的人生,应该相当划算。”黄濑感受身体开始发热,喉咙快来抑制不住发出甘美的声音。


“假使亿万年后,宇宙中的尘埃再次组成了我们,然后,我们相遇了,我还是会爱上你吧。”


微暗的光线中,赤司的眼睛格外闪亮。


 


 


FIN


 


FT:借用晴儿的梗,赤司被深度催眠因而忘了黄濑,六年后,再次相遇,赤司又一次爱上了黄濑。算是我为了安慰自己被虐了八次的心而写的平行故事吧。谢谢晴儿借梗。


赤司病犯了,捂胸口。


 


 


 


 



评论

热度(33)

  1. L' ī z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Lady_suKi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钕女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Rose.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yuri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6. tclass2009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7. 与蝎共舞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8. ★黑眼袋★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